Gong Qinggai, former deputy director of the state affairs office, was called Gong one billion enrich-verbal jint

Gong Qinggai, former deputy director of the state affairs office, was called "Gong one billion enrichment means" exposure in February 14, 2012, and Gong Qinggai introduced the overall development plan of Pingtan comprehensive experimentation area in the press conference. Figure CFP January 21st, construction of wharf No. 1 at Jin Wan Bay area, Fujian, Pingtan. The local high name businessman said, the company made the original dock dock project use right, but Gong Qinggai took office after the overthrow of the project, so he has been in the real-name reporting/real-name whistleblowing gong. Gong Qinggai in Quanzhou Shishi sand village house. As a young village cadres, Gong Youcun embarked on the career. – a core tip was the birth of many domestic famous brands of the sea industrial city, is a daily with billions of dollars of investment to stimulat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sland, big development and construction of Fujian Jinjiang, Pingtan, let Gong Qinggai quickly became the official Fujian celebrity, has become the two cornerstones of his career "". In October 2013, Gong was transferred to deputy director of the Taiwan Affairs Office and became the first deputy director of the Taiwan Affairs office. However, in two years and three months January 19, 2016, Gong Qinggai, nicknamed "Gong one billion", was notified of the investigation of serious violation of discipline. Behind this, he came to Jinjiang to make use of his authority to earn money for his relatives. He had a strong style in officialdom and was anonymously reported by his colleagues for personal problems. And in Pingtan, some people said he did not avoid the contact with merchants, Pingtan shortly after the intervention of land projects, after the overthrow of Fujian province key construction dock project was real name merchant report. In the afternoon of January 21, 2015, Fujian Pingtan comprehensive experimentation area Golden Bay harbor area, the sky was gloomy, fishy smell mingled with drizzle, drifted from the sea to the construction of wharf No. 1. Pingtan Island native Gao said the businessman, the pier and the sea, he was to raise money from relatives and friends to obtain the right to use, after the project started in Fujian province is listed as key projects, but after the arrival of Gong Qinggai, the land and sea use rights to change to another private enterprise, causing him billions of investment capital. From the beginning of 2011, the high caste businessman Gong Qinggai real-name reporting/real-name whistleblowing, but things have not been resolved, a few bankrupt shareholders want to commit suicide. "I was ready to give up, but when I heard Gong Qinggai checked, there was a glimmer of hope." Gao said the merchant. In the beginning of Gong Qinggai’s career in Jinjiang, the same people continue to report. Local people said Gong joined the industrial park and real estate projects to become rich, become everyone’s "Gong one billion"". Fishing village youth high school graduate Gong Qinggai was one of the highest educated youth in the village, became a village cadre, embarked on official career. This is Jinjiang, Pingtan people reported Gong Qinggai, was born in Quanzhou Shishi sand village village children. A small Gong’s house is located in the center position of the side view of sand village. Gong Qinggai was born in June 1958, is the youngest sister Gong Jia liu. The old man Gong Taoping Sha Di Cun (sound) told the Beijing News reporter, Gong Qinggai’s parents are the families of fishermen, the old couple in offshore fishing for a living. Gong Qinggai is the most prominent among the six brothers and sisters, and has been popular with teachers since elementary school. He said, by the big environment shadow 2 国台办原副主任龚清概被称龚十亿 敛财手段曝光 2012年2月14日,龚清概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平潭综合实验区总体发展规划。图 CFP   1月21日,福建平潭金井湾港区1号码头正在施工。当地高姓商人称,该码头原本为其公司取得使用权的船坞码头项目,但龚清概上任后推翻该项目,因此他一直在实名举报龚。 龚清概在泉州石狮市沙堤村的老宅。作为一个渔村青年,龚由村干部走上仕途。   ■核心提示   一个是诞生了国内众多著名品牌的海边工业城市,一个是以日均过亿投资拉动发展的海岛,福建晋江、平潭的大发展和大建设,让龚清概迅速成为福建官场的名人,也成为他仕途的“两大基石”。2013年10月,龚调任国台办副主任,成为第一位会讲闽南话的国台办副主任。   但两年三个月后的2016年1月19日,绰号“龚十亿”的龚清概即被通报涉严重违纪接受调查。在此背后,传出他在晋江利用职权为亲属牟利,在官场作风强 势,因人事问题遭同僚匿名举报。而在平潭,也有人称他不避讳与商人的交往,主政平潭不久即插手土地项目,后因推翻福建省重点建设的船坞码头项目遭到商人实 名举报。   2015年1月21日下午,福建省平潭综合实验区金井湾港区,天空阴郁,鱼腥味夹杂着细雨,从海面飘向正在施工的1号码头。   平潭岛土生土长的高姓商人说,这块码头和海域,原本是他从亲友处集资取得使用权的,项目开工后被列为福建省重点项目,但龚清概到任后,将土地和海域使用权变更为另一家私企,导致他上亿投资血本无归。   从2011年开始,高姓商人实名举报龚清概,但事情迟迟得不到解决,一名股东破产几欲轻生。“我原来已经快准备放弃了,但是听到龚清概被查,又有了一丝希望。”高姓商人说。   而在龚清概仕途起步的晋江,同样有人不断举报。当地人士称龚插手工业园区和地产项目敛财,成为大家口中的“龚十亿”。   渔村青年   高中毕业的龚清概是当时村里学历最高的年轻人之一,就此成为村干部,走上仕途。   这个被晋江、平潭多人举报的龚清概,是一个出生在泉州石狮市沙堤村的渔村子弟。   龚家老宅位于沙堤村中心位置的一个小道观旁。1958年6月出生的龚清概,是龚家六兄妹中的老三。   沙堤村老人龚涛平(音)告诉新京报记者,龚清概的父母都是本村渔民家庭出身,老夫妇长期在近海打鱼为生。龚清概在六个兄弟姐妹中样貌最为出众,从上小学 开始就颇受老师喜爱。他说,受当时大环境影响,加上渔村传统风俗,当地渔民并不看重孩子的学业,但自幼聪颖的龚清概凭借自身努力读到高中毕业,成为当时全 村学历最高的年轻人之一。   晋江市司法系统一位在职干部回忆,1978年,泉州地区干部大换血,组织部门在泉州辖区内选拔任用了一大批年轻干部,龚清概也在此列,任晋江县永宁公社沙堤大队团总支书记。   上述司法系统干部称,高中学历加上为人聪明伶俐,使年仅20岁的龚清概成为一名村干部,这在当时大批起用年轻干部的大背景下相当普遍。   晋江市一位与龚有旧交的在职正科级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龚清概在村干部的岗位上展示出的领导才能,被当时晋江一位领导看中,提拔到县委组织部,从干事升到组织科科长。   该干部介绍,在县委组织部工作时期,龚清概并没有像同时期的年轻干部一样安于现状,而是在闲聊中经常表露出希望更进一步的想法,“身边的朋友说以后对干部的学历会越来越看重了,你高中学历现在还说得过去,以后可能就不好说了。”   受到启发的龚清概争取到机会到泉州市委党校脱产学习将近两年,1987年毕业后即被任命为深沪镇党委副书记、镇长。   深沪镇是著名港口轻工业集聚地。龚清概在深沪镇任职的五年时间里,深沪镇依托内衣制造等产业,经济迅速腾飞。“他从那时候开始就和创业期的一批企业家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深沪镇经济的快速增长,也是他晋升晋江副市长的最大资本。”该干部评价说。   外号“龚十亿”   在晋江任职的十年中,龚逐步成为这座民营资本重镇的一把手,他借此积累了仕途基础,也掘得了个人的“第一桶金”。   晋江市属泉州市管辖,在福建的经济地位醒目,长期有“福建经济看泉州,泉州经济看晋江”的说法。   自1992年升任晋江副市长,此后的13年时间里,龚在晋江稳步进阶,先后担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成为这座民营资本重镇的一号人物。   晋江一位副处级退休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龚刚刚调任晋江时,当地民营经济非常活跃,龚结识了一大批目前名声在外,但当时还在创业阶段的企业家,“一点都不夸张,龚清概为这些大企业早年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给他们量身打造了不少先上车后补票的做法。”   该退休干部解释说,以地址在晋江市区的一个工业园区为例,龚为这些工业用地开价12.5万元一亩,但如果大企业愿意按每亩5万元的价格先把钱交到龚个人手里,龚会允许企业每亩土地暂交1万元的使用金即可使用,待企业获得投资收益后补齐差价、完善手续。   晋江多名商人和官员均证实该说法。有商人称,如果没向龚个人先交每亩5万元,即便按每亩12.5万元缴纳足额使用金或许也无法使用土地。   晋江商人林城(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2002年,他与另一位朋友原本打算各自拿下32亩土地,朋友得知龚私人每亩要收5万元,放弃了拿地想法。   但林城没放弃,“觉得规划是政府定的,没必要把钱白白花在龚清概身上”。他按每亩12.5万元缴纳400万土地使用金,但事后找龚清概要不到地。“他让 下属告诉我,说我的地还没确定具体位置。”林城认为工业园区规划图纸已定,缴纳使用金时也已讲明位置,“我托人问龚清概,他说图上找不到你的地。”   在龚施政晋江的头十年,晋江民营资本活跃,诞生了国内诸多著名的商业品牌。2002年底,接受媒体采访时,龚清概将1992年至2002年称为“晋江有史以来发展最快、变化最大、民生最为宽裕、社会最为稳定的十年。”   但晋江国土部门一位在职干部评价,龚虽然解决了当时企业扩张急需的工业用地问题,但因为操作不规范,一些遗留的手续、程序问题至今无法解决,“当时他承诺的先上车再补票,现在车上人都快走光了也没见一个补票的。”   该干部透露,这个工业园区也成为龚清概的第一桶金,“谁要拿地,一亩交给他5万,保守估计上亿,‘龚十亿’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喊起来的。”   “深耕”晋江   主政晋江,龚清概强势为官、与商人交往过密曾引发争议,而其亲属插手市政和地产项目也非秘密。   “如果落马官员都有原罪,那龚清概的原罪就在晋江,他在晋江做事太嚣张了。”一位与龚清概一直保持良好私人关系的福建商人说。   该商人介绍,当时龚在晋江的一些行为引起过较大争议:为官强势、与商人交往过密、亲属插手市政工程和地产项目。   晋江司法系统一位在职科级干部回忆,2002年晋江召开全市干部会议,市委书记龚清概主张削减公务员奖金,遭到一部分参会干部的反对。该干部说,龚听到 反对意见后十分不满,“他说政府一个月给你们发四五千块你们还不够花?我自己500块花了3个月都没花完。”会后,公务员奖金即被大幅削减。   同样是在2002年,龚为了救市房地产,曾邀请干部、商人组团买房。前述晋江国土部门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受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影响,民营资本重镇晋江的房地产直到2002年尚未能恢复。   他介绍,当时晋江一处新开发的高档社区华泰社区滞销,因与开发商私交良好,龚亲自打电话邀请同僚和有实力的商人组团到华泰社区买房,“市委书记打电话叫去买房,谁敢不去买呢?”   “作为市委书记,你托市无可厚非,但是你指向性这么明显就说不过去了。他一直都是这样,只为有实力的大企业服务,中小企业理都不理。”前述晋江退休副处干部评价。   龚的一个表亲透露,龚本人也在华泰社区购买了一套高档住房。   龚的亲属插手市政工程和地产项目,在晋江官场也不是秘密。   前述晋江司法系统干部介绍,晋江长兴路上一个高档小区的开发商为龚的妹夫。龚的妹夫还承包过晋江人行道扩建工程,将浴室用的马赛克砖铺设在体育场外的人行道上,完工后不久就被发现工程质量太差不得不返工,在当地一度沦为笑谈。   前述晋江退休副处干部说,2002年算是龚的多事之秋,强势市委书记龚清概被至少两个同僚匿名举报滥用职权、与商人交往过密、利用职权为亲属牟利。   “入主”平潭   有平潭干部称,龚清概颇爱交际,喜饮高档白酒,经常凌晨一两点才从酒桌上离席。   2010年2月,龚清概从南平市委副书记、市长任上调任福建省平潭综合实验区(下称平潭实验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   平潭实验区在福建的行政地位相当特殊。这里是中国大陆距离台湾岛最近的地方,与新竹市隔海相望,最短距离不超过130公里。   平潭一位在职副处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龚刚到任平潭岛时召集当地干部开会,“干部一到他就不满意了,说他在南平当市长时来开会的都是县长、县委书记级别的,怎么到了平潭来的都是乡长镇长?”   该干部称,龚掌管着巨额投资的分配权,刚到任平潭时即被各路商人“围攻”,龚本人颇爱交际,喜饮高档白酒,经常凌晨一两点才从酒桌上离席。   根据公开资料,龚在平潭实验区管委会主任任上三年半时间里,掌管的投资总额约为1000亿元。2010年平潭完成投资近100亿元人民币,从 2011-2013年,平潭在基础设施上的投资总数约为1000亿元。这些投资主要来自国家开发银行、农业发展银行等政策性银行给出的授信。龚在任时,当 地媒体将日均过亿的投资称为“平潭速度”。   “他和商人走得很近,这在官场不是秘密。”他说,龚喜欢与商人交往,在平潭时毫不避讳,平潭官场广为流传的一个说法是,龚将建在平潭森林公园的高档酒店低价租给一位胡姓富商。   胡姓富商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   胡的一位密友告诉新京报记者,胡原籍江西,早年跳霹雳舞出身,后在福建泉州经营连锁酒店发家,目前其掌管的酒店项目遍布全国。   2015年3月20日,中纪委通报时任福建副省长徐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新京报报道曾指出徐钢在泉州一家酒店集团持暗股,该集团即为胡姓富商旗下的酒店。   胡的密友透露,徐钢被带走前,胡姓富商先被办案人员带走,两个多月后才离开专案组,此后胡不再露面,将家族企业交由其胞弟打理。   但在平潭时期,龚也因土地项目开罪于商人。平潭本地地产商陈平(化名)说,龚到任平潭后掀起一场地产投资热潮,但龚喜欢邀标,与大企业谈妥条件后请一些企业陪标。2011年的一次住宅用土地拍卖会上,同时挂牌的10个地块均事先由龚指定了中标企业和中标价。   陈平回忆,一个平潭本地商人看中一个地块,在拍卖会上抢标,不断举牌至每亩400万元,最终抢标成功。他说,当日成交的其他9个相邻地块的中标价每亩不足70万元,“龚清概很生气,说他不懂规矩。虽然拿到了地,但龚清概一直给他下绊子不让开发,到现在地还闲着。”   这位中标商人婉拒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陈平说,龚落马后,该商人正在设法解决此事。   插手港口建设   平潭商人对龚清概的举报曾一度被时任省长苏树林“压住”,但随着苏的落马,让对龚清概的举报再无所遁形。   除了地产项目,龚清概对平潭实验区工程项目的另一重点领域――港口建设似乎也颇感兴趣。   平潭本地高姓商人告诉新京报记者,2005年起,他从亲友处集资准备在平潭金井湾港区修建大型船坞,并拿到13.1791万平方米的工业土地使用证和60.88公顷的工业用海海域使用证。   2008年1月,福建省重点项目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的文件显示,高姓商人经营的修船万吨、造船3万吨船坞及配套工程项目被列为福建省重点项目,并要求其尽快组织公司完工投产。   2010年2月,龚到任平潭。高姓商人称,当年3月,他接到时任平潭综合实验区经济发展局(下称经发局)局长欧小宁的通知,“告诉我们,我们的船坞和海域都要收回,平潭的规划改了。”   高姓商人回忆,他通过平潭本土官员打听,得知龚清概决定将船坞用地和海域交给一家私人控股的企业来做,“如果真的是国家需要,我绝对配合,但龚清概交给私人做,我不会退让。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这么多股东,砸进去这么多钱。”高拒绝了9600万元的赔偿方案。   高姓商人开始了漫长的上访举报之路。他介绍,2011年起,他先后向福建省纪委、中纪委、国务院信访办、交通部、中国海监和福建省港航管理局举报,称龚清概涉嫌滥用职权、贱卖国有资产、与商人存在利益交换。   他自称,龚得知后曾找人向他传话,“说让我继续去告,告到北京也没用。”平潭人事部门一位在职科级干部称,龚得知高姓商人举报自己后曾向身边的干部大发雷霆,“说这件事你们怎么还没给我办好?”   龚也曾被纪检部门叫去谈话。前述沙堤村村民龚涛平称,2013年还在平潭任上时,龚曾被叫到福州谈话,“他打电话回沙堤村,让家里人赶紧放鞭炮。”   前述平潭在职副处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2013年10月龚调任国台办副主任后不久,中央某部门派员来平潭审查龚主政平潭时期的政府账目,审查即将结束时,工作人员在平潭入住的酒店遭窃,部分重要账目遗失。   大约在同一时期,晋江官场风传龚的亲家因两家儿女婚姻不和而实名举报龚。但2016年1月30日晚,龚的亲家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从未举报龚清概,但不排除有人假借他的名义进行举报,“我已经通过组织程序向纪委说明了情况。”   即便如此,政商两界对龚清概的举报并未中断。龚的一位表亲透露,2014年4月中央第九巡视组巡视福建期间,平潭官场、商界均有人去福州找巡视组反映已进京上任的龚的情况,但这些举报最终被时任福建省长苏树林压下。   但苏树林的落马,让对龚清概的举报再无所遁形。   前述平潭在职副处干部称,2015年10月下旬,办案人员来到平潭,又有一拨商人举报龚清概,“真是成也平潭,败也平潭。”   新京报记者 翟星理 福建报道 责任编辑:张淳 SN182相关的主题文章: